您现在的位置:

产业 >

御鬼者****最新章节_ 第2456章 修补戎金盘(第一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听她这么一说,卿凰和若桃、小黑齐声问:“是什么东西?”

    古桑女回答道:“就是我的木神杖,我感觉到它就在不远的地方,似乎被某些物体给遮挡住了。”

    “不管怎么说,应该把你的东西赶紧找回来。”卿凰立刻说:“我们手边能防身之物实在是太少,能找回一样是一样。”

    “有道理。”若桃一拍古桑女的肩头问道:“具体位置在哪里?”

    “等等,我要再探查一下……”说罢,古桑女微阖二目,沉寂了数息时间,旁边的小黑看得直皱眉,都忍不住想要开口询问了。

    恰在这时,对方猛然睁开了眼睛,并且说道:“这回肯定了,就在西北方不远,而且我和木神杖之间有彼此沟通、联系的方法,我可以让它自己飞过来,呃……”

    此言甫一出口,她面色微变,接着发出急促低呼声,卿凰距离最近,急忙伸手扶住古桑女问:“你怎么了?”

    “好像是……灵力消耗过剧了。”古桑女苦笑着回答道:“不好意思,能不能再给我输送一些灵气,这样才能驱动木神杖飞过来找咱们。”

    “嗨,都是自家姐妹,只管开口就行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卿凰的话音甫落,立刻将一股精纯灵气输进古桑女体内,还笑道:“够不够?不够的话,我这里有的是。”

    “够了够了,有你们在身边就是好。”古桑女松了一口气,随即道:“可以随时补充灵息,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啦。”

    “呸呸,别说这么晦气的话。”若桃和小黑在旁边齐声道:“快点把木神杖找回来吧,我们还指望你用那玩意来保护大家呢。”

    “好好,看我的!”古桑女说罢,立刻一拍双掌,释放出大股灵气向着前方疾飞而去。

    ……

    与此同时,在大片朦胧迷雾中,木神杖被无形力量禁锢在半空,尽管它在不断挣扎颤晃,可还是无法摆脱这种窘困。

    如果按照常理来说,像木神杖这种神器,不应该被寻常力量所禁锢,可是这股气息并非使用蛮力为难它,而是不断释放气息迷惑此杖,让它无法自行解脱。

    再加上古桑女这个使用者不在旁边,木神杖的真正实力发挥不出半成,所以才陷入了这种局面,可是……

    “呼”电光火石间,从远处疾涌过来一股强大的灵力,朝着木神杖徘徊席卷,此杖是天生灵物,立刻意识到这气息十分熟悉。

    “嗡嗡嗡”感受到灵气在向自己靠拢,木神杖微微震颤自鸣,紧接着开始迅速吸收对方,那股诡异的暗青灵气觉得大事不好,立刻围拢上去试图阻止对方蔓延,谁知道效果甚微。

    “呼呼呼唰唰唰”迅速摄入古桑女的灵息,木神杖陡忽绽放异彩,紧接着,杖头顶端瞬间张开了几颗青藤怪眼!

    说时迟,那时快,怪眼倏地疾迸数道厉芒,让周围的暗青灵气砰然溃散,紧接着,木神杖在空中唰的打了个回旋,径直朝着灵气涌来的方向急冲而去,数息之后,赫然出现在了众女头顶上。

    “木神杖啊啊啊”古桑女看见自己的宝贝飞回来,立刻哀叫一声,呼的蹦起数尺高,就把木神杖抱在了自己怀里,落地后不住用脸摩挲杖柄,嘴里还说:“宝贝啊,你总算回到我手里了。”

    若桃看着古桑女那满脸痴迷、对木神杖喃喃自语的样子,顿时感到阵阵恶寒,于是没好气的说道:“喂喂,拜托,你要和它‘亲热’的话,等咱们脱离困境以后再说好吗?”

    闻听此言,对方立刻反驳道:“哼,我觉得你要是找到吞雷刃以后,恐怕还不如我呢。”

    “可恶,你说什么?”若桃有些不服气,于是想从对方手里把木神杖抢走,好好气一气古桑女,对方却是死死抓住不放,卿凰见了立刻说道:“喂,两姐妹别闹了,咱们现在可还没脱险呢。”

    “呃,是啊。”若桃听了之后,带着几分不好意思松开手,随即低声道:“对不起。”

    古桑女连忙摇头:“嗨,是我先挑起的话头,也有不对的地方。”

    “咦?!”就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小黑突然向前走了几步,随即道:“好像有点不对劲,你们发现没有?那种暗青迷雾又再次围拢过来了!”

    “可恶,是从前方围过来的。”此时此刻,古桑女与卿凰互相对望,她们同时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些暗青灵气是寻觅着木神杖而来。

    “岂有此理,还想把我的宝贝夺走?”古桑女此时晃了晃木神杖,上面的青藤怪眼倏地眨动起来,她扬声叫道:“来呀,本姑娘现在就灭了你们!”

    卿凰在这时敏锐的感觉到,那股暗青灵气,对于木神杖极为畏惧,否则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将其禁锢控制起来,现在对方注意到古桑女和木神杖蓄势待发,顿时就有些不敢上前的意思了。

    “对了,这说不定是可以从此处脱困的机会。”卿凰在瞬间扬声大叫道:“快,用木神杖输出最大的灵气力量,试着突破这些青气的笼罩!”

    “好嘞!”对方答应一声,顿时振动掌中木杖,接着厉声道:“化梦青松,既然你来尝尝我们的反击吧!呃啊啊啊”

    木神杖汇聚的大团灵气倏地在空中凝聚成球体,而后以万钧雷霆一般威猛之势冲向天际,“呼砰!”这股狂暴的力量霎时撞破了暗青灵气重重包围,赫然将众女头顶上面的灰蒙蒙雾气轰出一个大洞。

    久违的阳光倏地映照了进来,卿凰、若桃立刻扬声长啸:“群鬼何在?!速速出现”

    “吼”

    “嗷呜呜”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随着她们的呼唤声响传出,七鬼、山嵬、缚妖鬼王以及众妖鬼的的咆哮也随之响起,紧接着,十余道迅疾魂体就出现了上空。

    “大伥鬼,立刻豁尽力,驱散这些暗青灵气和迷雾!”卿凰沉声怒吼道:“我要让它们在眼前消失!!”

    刚才被困了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这么久,大家都感到憋屈难受,于是齐声大叫:“对,就是要这样!”

    “嗷嗷嗷”明显感到女主人和几位姑娘的愤怒,大伥鬼立刻昂首狂啸,招呼着周围群鬼同时暴现魂体内的凶猛灵气。

    紧接着,它们齐刷刷汇聚在一起,于空中狂转旋舞,“呼呼呼唰唰唰”大股瞬间形成的强风顿时出现在了上方。

    见到对方如此威势,卿凰眼中闪过了一丝冷厉之色,她说道:“是七鬼的飓风,哼,我看你这个化梦青松能躲到什么时候!”

    “嗤啦、嗤啦!”随着极为刺耳的空气撕裂声不断响起,周围的暗青灵气反复遭到被绞成粉碎的厄运。陡然间,一个凄厉的惨叫声赫然从卿凰她们所在位置不远处传来:“住手啊啊啊”

    “哼,果然出现了!”若桃在旁边说:“别跟这家伙嗦了,直接灭掉算啦。”

    “不,我想搞清楚对方到底为何要袭击咱们。”卿凰扬声道:“化梦青松,你赶紧把抢走我们的兵刃还回来,然后乖乖现身投降,我就考虑暂时饶你一命。”

    此言甫一出口,刚才发出叫声的家伙便陷入了沉默,数息后,对方才缓缓说道:“罢了,我只不过是想试探你们一下,又不是深仇大恨,东西还给你们吧,接好!”

    “呼呼呼唰唰唰”随着一阵劲风陡起,半空赫然出现了吞雷刃、莲花奇刃和灵剑的踪影,转瞬间便落到了它们的主人掌中。

    “还有这两个小家伙,也还给你们。”声音甫落,有俩肉乎乎的圆团倏地落在了小黑怀里,她定睛细瞧,顿时大喜过望:“吞吞、小白。”

    “喂,东西和小猫都已经还了,快让你们那些鬼物把飓风遏止,否则我就要撑不住了!”

    听到这句话以后,若桃凑到卿凰耳边低语道:“别听它的,咱们被对方甩了半晌,要我说,就应该直接灭了这厮才对。”

    “这……”说实话,若桃的建议,卿凰不是没考虑过,但她转念一想,还是摇了摇头说:“算了,这么做有些不妥,咱们先和化梦青松见一面再说吧,反正天上地下都有群鬼看着,它也跑不了。”

    说罢,卿凰一挥手道:“大伥鬼,你们暂时停止驱动飓风,可是要把附近盯紧一点。”

    与此同时,古桑女和她换了个眼色,便扬声说:“化梦青松,我们已经表明了诚意,大家暂时休战,你出来吧。”

    “好吧,让我先把附近的这些灵气之雾驱散。”

    此言甫一出口,周围的暗青灵气迷雾果然开始随着“唰唰”响声逐渐消散,阳光普照附近的大地,整个山坳都变得正常起来,紧接着,一道颀长身影出现在了卿凰她们面前。

    “你?!”众女看到对方相貌的瞬间,一个个脸上都是泛起古怪之色,突然间就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笑声足足持续了半晌还未停止,这十来岁少年模样的青松木灵终于带着几分恼怒说道:“你们笑够了没有?”

    “怎么,你长得如此难看古怪,还不能让我们笑一下吗?”小黑此时揉着笑疼的肚子说:“呵呵呵,太有意思了。”

    原来,这青松木灵化为人形的模样确实不怎么好看,粗眉毛、绿豆般两只死鱼眼,上下厚嘴唇,满脸都是豆大的雀斑,左右两边的招风耳,比起小黑的手掌还要大一圈。

    古桑女笑得都快岔气了,也跟着说:“你这耳朵呼扇呼扇的好有意思,就像我们之前遇到的野豕似的。”

    听见她们几个越说越不像话,青松木灵气得跺了跺脚,随即恨恨道:“一群没礼貌的家伙,也许我根本就不该出来和你们见面,告辞!”

    “喂,别走啊。”卿凰此时勉强止住自己的笑声,随即朝着对方招了招手:“先把话说清楚,你现在也觉得生气了是吧?那刚才用灵气迷雾困住我们姐妹,难道自己就没错吗?”

    “这……”青松木灵听了这句话浑身微震,随即扭项回头叹了口气:“唉,算你说得有理。”

    “这样吧,诸位姐妹,既然现在‘暂时’休战,咱们就先不要嘲笑他了。”卿凰提议道:“先把事情问明白,而后再解决分歧。”

    “有道理。”若桃此时瞪着那木灵哼了一声:“喂,丑八怪,你刚才为什么要困住我们?赶紧从实招来,要是惹怒了我,可别怪咱们不客气!”

    谁知道,青松木灵完不理会若桃,他把头一扭冷冷说:“哼,态度这么差,我才懒得和你说话呢。”

    “岂有此理,你!”闻听此言,若桃忍不住就想拽出吞雷刃动手,因为她早就憋了一肚子闷气。

    卿凰立刻说:“行啦,你们有生气的时间,我都已经把事情问明白了。”

    接着,她暗中对身边的古桑女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说,你也是木灵之体,应该很容易和对方沟通,现在过去和他谈谈。

    “嗯。”古桑女微微颌首,随即跨前一步说:“化梦青松,废话我就不多问了,只有一件事要先搞清楚,你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这话从何说起?我怎么不明白呢?”青松木灵晃了晃脑袋,又接着道:“明明是你们自己闯进了山坳,打乱了我对付龙爪青猬和那个黄杨怪胎的步骤,我还没责怪你们鲁莽呢。”

    闻听此言,卿凰、若桃和古桑女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因为木灵这话说的并非完不对,自己确实没和对方商量就闯进了山坳内,此举有欠考虑。

    可小黑那丫头却丝毫不以为意,此刻胡搅蛮缠似的说道:“那我不管,这林子如此之大,又不是你家的?我想去哪里都行,为何要跟你商量?再说了,我姐夫是木神使者,这天底下的树林都归我家管!”

    说着,小丫头大大咧咧的伸手一指青松木灵说:“就连你见到我姐夫,照样也得跪下磕头行礼,知道吗?”

    “呃。这、这个嘛……”化梦青松虽说是上古灵木幻化出来的生灵,说到底,也归木神句芒管理辖制,对“木神使者”这个身份有所顾忌,所以他脸上也泛起了几分为难之色。

    见此情景,卿凰、若桃和古桑女心中暗笑,俱到想:“想不到,小黑这张嘴还挺能说的,硬是把对方给唬住了。”

    “咳咳,木灵,我们刚才只是癫痫病去哪治疗最好追击青猬和黄杨控制的妖兽而来,对你可没恶意。”清了清嗓子,古桑女继续说道:“但你不问青红皂白,就用迷雾幻境禁锢我们,这也是不对的。”

    “不错,你还、还变成阿横的模样……”卿凰想起刚才那些在幻境里发生的事情,脸都红到脖颈了,心中不禁又羞又恼。

    “等等,先不要着恼,听我说。”

    可是那木灵却不停摆手道:“这迷雾幻境布置在山坳内,只是为了困住青猬和黄杨树妖,一经发动根本就无法停下来,再说了,我的‘化梦木灵气’只会把被困的人心底之愿望反映出来,其实你们遭遇过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

    闻听此言,众女面带狐疑,齐声问:“怎么,你真的不知道?!”

    “那当然了,我可以向木神大人发誓。”

    青松木灵继续道:“刚才我也说了,这‘化梦迷雾阵’一旦结成,凭我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停下来,我也是被那两个家伙迫急了,只好用了这同归于尽的手段。”

    “喂喂,你是怎么惹上青猬和黄杨树妖的?赶紧说来听听。”小黑这么一问,其余的姐妹也都围拢过来七嘴八舌的打听,青松木灵见她们问个不休,只好把经过都照实说了。

    就在不久之前,龙爪青猬和黄杨树妖不知从哪里得知,青松具有能够引人入梦、迷惑敌人的异能,于是杀进了古松林,还控制了不少妖兽围攻青松,试图吞噬他的灵体。

    论起真正实力,青松完可以打败它们其中一个,不过对方联手的话,又比青松稍胜半筹,而且这俩家伙还有大批妖兽帮凶,无可奈何之下,青松只好四处遁逃躲避,好不狼狈。

    最后,青松木灵被迫逃到这个山坳,心想反正也是无法轻易逃脱了,便豁尽力施展了“化梦迷雾阵”,把龙爪巨猬和黄杨树妖都困在了里面,此阵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连青松本身也无法控制。

    只要进入迷雾阵的生灵越多,它就会持续吸收对方的灵气化为己用,就算是把所有的敌人活活困死在里面,迷雾阵也不会消失。

    “其实现在想想,我也该感谢你们才是。”青松木灵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若非是诸位破坏了此阵,时间久了,我也得完蛋。”

    “原来是这么回事……”卿凰听完对方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旁边的古桑女问问木灵:“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反正龙爪青猬和黄杨那怪胎已经死在了诸位手里,我也安了,自然是在这里继续有些生活。”

    言到此处,青松木灵挠了挠头道:“刚才禁锢住大家,非是我所愿,只能说迫不得已,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送诸位一些东西作为赔礼道歉,你们看行吗?”

    “当然可以,方才我们可是受惊不浅,弄到一点赔偿也不错。”小黑此刻像极了财迷,急忙在对方面前摊手说:“快拿来吧。”

    “还有我!”古桑女和若桃也毫不犹豫的将手伸了过去,看得卿凰不住摇头,她心中苦笑:“唉,我这几个姐妹呀,难道不懂得什么叫做‘矜持’吗?”

    “其实我除了让人入梦之外,真的没啥特殊本事。”青松木灵笑了笑,随即取出几颗圆溜溜的东西,先是在她们三个手心里各放一颗,又把最后的递给了卿凰。

    稍微顿了顿,他这才继续说:“这是我的‘松球’,里面会散发出特殊的香气,如果几位姐姐有了失眠的情况,可以闻一闻,能帮助你们很快进入梦乡,还可以梦见自己想看到的事物呢。”

    “原来如此,这是个好东西。”卿凰微微颌首:“那我们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对了,青松。”古桑女突然问道:“在我们被困在迷雾阵里的时候,你不是说此阵不受自己控制吗?为何它会死死缠住我的木神杖不放?”

    “这个嘛……”青松木灵想了想,然后答道:“是灵气迷雾感到您那根木杖散发的力量非同小可,想要据为己有吧?”

    接着,他又道:“说实话,我也是感到这木杖有一股极为熟悉、温暖的气息,觉得只要靠近它,就非常舒服。”

    “呵呵呵,那是当然。”古桑女带着几分傲气说:“这可是我那大恩人亲手栽种的上古灵木所遗留的枝杈。”

    “噢……”听到她这么说,青松木灵的眼眸闪烁着几分羡慕之色,古桑女都瞧见了,于是说:“来而不往非礼也,看在大家都是木灵之体的份儿上,我也送给你一些东西吧。”

    说到这里,古桑女嘴中念念有词,那木杖顶端倏地睁开了一只青藤怪眼,她随即用手一磕,怪眼立刻滚到了掌心。

    “喏,小青松,这个给你。”将此物往前一递,古桑女继续说道:“这东西有一丝上古灵木气息,运用得当的话,足够衍生自保能力,你把此物融合炼化吧。”

    “多谢古桑姐,您真是考虑周。”

    青松木灵接过东西以后,赶紧鞠躬致谢,木灵还说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一声,那两只小猫之所以还在睡觉,可能是吸收了太多我的灵气,不过没关系,很快就能醒过来。”

    “好,我们知道了。”就这样,四女告别了木灵,扬长而去出了古松林,朝着云蔼峰火山口祝融离宫的方向回去了。

    ……

    “嗯,比我想象的好要多。”关横此刻在离宫门口,用手指拨弄,数着那些闪耀金属光泽的七彩雨蝶,随即又对身边的猎獬说:“东西是弄到手了,你说,咱们将它变成什么样的饰物好呢?”

    “这个嘛……你觉得卿凰喜欢何种首饰?”

    听它这么一问,关横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呵呵,不太清楚,我以前偶然弄到过项链、手串之类的东西,统统都送给卿凰了,也没见到她说不喜欢,所以……”

    “真是个笨蛋。”猎獬暗自摇头,随即开口:“我听说,女孩子要是喜欢什么,绝不会轻易开口告诉别人,她只会让你自己来猜,若是猜得不对,必然大发脾气,认为你不重视双方的感情。”

    “什么?!”闻听此言,关横觉得有些头疼,忙不迭说:“我家凰妹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她可是很温柔体贴的。”

    “哼,你说这种话,自己相信吗?”猎獬冷笑一声:“我又不是第一天跟随你小子,瞒得了外人,可骗不倒我。”<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医院br>
    “呃,她偶尔也会发些小脾气。”关横尴尬一笑:“说不定你的话也有些道理,这样吧,离宫里除了莽撞的若桃、只会捣乱的小黑之外,也就剩下云大姐一个女人了,咱们去问问她如何?”

    “有道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动身吧。”刚说到此处,离宫大门附近的走廊内就传来了阵阵叫嚷,还夹杂着兽吼嘶鸣,闻听此声,关横微微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观瞧,正看到云小飘拎着一根木棍追着犟驼和白眉老猴猛打,嘴里还不断喝骂:“这杀千刀的两个惹祸精,姑奶奶有什么好东西都被你们给糟蹋了,真是岂有此理,别跑,吃我三百棍再说!”

    “慢来慢来,云大姐,有话好说。”关横有些哭笑不得,急忙过去拦住对方,还说:“看在我的薄面上先住手吧,总不能把这俩家伙活活打死。”

    “正好,你这个饲主也来了,那两个畜生闯的祸,就让你来解决!”

    云小飘此时拄着木棍直喘粗气,随即道:“昨晚上多喝了几碗酒,就连我发晕睡了过去,谁知道一早醒来回房间,看见这俩混账东西居然跑到我的屋里撒酒疯,还把东西摆设砸了个稀巴烂……”

    “什么?!”闻听此言,关横的脸倏地黑了下来,还扭项回头瞪了老猴和犟驼一眼:“两个蠢东西,瞧瞧你们做的好事,还不赶紧跟云大姐道歉!”

    “道歉?道歉有个屁用!”云小飘此时忍不住怒骂一句,又接着说:“其他东西都是无关紧要,唯独它们把一块‘戎金盘’彻底踩扁,现在已经不能用了,你说,该怎么赔我?!”

    “戎金盘?”关横听了有些莫名奇妙,便忍不住问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还没等云小飘回答,他身边的猎獬突然用难以置信的口气说:“你、你竟然有戎金盘这种古物?!”

    “哦,这东西是玄冥大人在帮了你家金神蓐收之后,从他那里得来的报酬。”随口解释了一句,云小飘抱着肩膀道:“怎么,莫非你知道戎金盘的功能作用不成?”

    “那当然知道。”

    猎獬舒了一口气又开言:“蓐收大人当年的兴趣就是制作各种新奇古怪的玩意,像是千金重水和一些小东西,这戎金盘,就是他的作品,而且还打造了好几个呢,只不过后来都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关横在旁边问:“此物到底能做些什么?为何云大姐这么心疼?”

    “嗨,你是不知道,这戎金盘具有‘软化’各种金属、御使的功能,使它们在短时间内可以任意揉捻捏攥,变成各种造型。”

    猎獬解释道:“这可是一种能够制作精美首饰的宝贝。”

    “什么?那不正是咱们需要的东西吗?”关横听完以后,立刻飞脚踹在了老猴和犟驼身上:“你们这两个杀千刀的傻货,居然毁了这么重要宝物,当真欠打!”

    说着,他晃动拳头又要继续动手,这回把二兽吓得鼻歪嘴斜,叫苦不迭,云小飘心肠软,又有些不忍心看,反倒劝道:“算了算了,先别打了。”

    稍微一顿,她又继续道:“我有话要问你,为何你们说,这戎金盘是自己需要的东西。”p&gt;闻听此言,关横随手掏出一个七彩雨蝶,又把刚才的事情经过叙述了一番。

    “哎呀,七彩雨蝶,啧啧啧,这可是好东西……”云小飘盯着此物喃喃自语,关横哪里还瞧不出对方的意思,便把手里这个递给她,随即说道:“来来,送给云大姐了。”

    “哎呦,大兄弟,你怎么如此客气?那、那姐姐就贪心了。”

    云小飘嘴上说着,急忙把这七彩雨蝶攥在了掌心,生怕关横要回去,而后,她又说道:“嗯,既然有了这么好的材料,要是戎金盘没坏,确实能给几位妹妹做些漂亮首饰,可惜呀,东西偏偏就被踩坏了。”

    “所以才让人生气。”关横狠狠瞪了老猴、犟驼一眼,那俩家伙吓得低头不语,身躯都哆嗦了起来。

    可下一刻,猎獬却说:“如果要是我不知道此事,这戎金盘坏了也就坏了,不过现在嘛,我倒是有办法修复,你们愿不愿意试试?”闻听此言,云小飘和关横齐声问:“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你们别忘了,我可是金神蓐收大人麾下的神兽。”猎獬带着几分得意说:“除了咱,这世上只怕还没有人知道如何修复此物,喂,先把东西拿出来让我瞧一瞧。”

    “好好,幸亏还被我带在了身上。”说着,云小飘拿出一个上面布满蹄印、爪印,尺余长的金属圆盘,关横看了之后直叹气:“唉,竟然被两个家伙糟蹋成这样,我真恨不得在它们脸上也踩几下。”

    “呜叽叽?!”闻听此言,老猴吓得一捂自己的脸,躲到了犟驼身后。

    “哼,躲也没用,一会再收拾你。”关横冷冷的说着。

    此时此刻,云小飘已经把东西递到了猎獬面前,随口问:“喂,究竟要如何修复此物?”

    “很简单,照着几个步骤进行即可。”猎獬说:“首先,先让此物吸收大量的金、土灵气,这两种灵气可以让出现裂痕戎金盘表面逐渐愈合。”

    “哑哑、哑哑。”一直趴在关横肩头的双妖小娃立刻发出叫声,他笑道:“好好,这个任务就让你们来完成了。”

    云小飘问:“接下来呢?”

    “然后就是要寻找几种矿石,那是要用来修补戎金盘的。”猎獬继续道:“其实矿石倒是不难寻找,都是些普通材料,关横你去找来就行了。”

    闻听此言,他微微颌首点头:“好吧,你只管提出来需要什么就可以了。”

    “嗯。”猎獬随即报出了几样矿石的名称。

    接着,它又说道:“前些时候,我抽空在云蔼峰附近的山峦转悠了几圈,这些矿石在附近都有分布。”

    “那就好,咱们只要找到就行了。”关横稍一沉思,接着道:“云大姐,金妖、玉妖就留在你这里,给戎金盘输送灵气,我立刻出去走一趟。”

    闻听此言,对方点了点头:“行,路上小心。”

    ……

    数息之后,关横癫痫病最好医院带着犟驼、老猴和猎獬急匆匆出了离宫大门。

    “戎金盘并非一般凡品,所以需要的材料也不简单。”猎獬说:“咱们得寻找到紫、白、黄、褐四种铜矿石才能凑够。”

    “这么多?”闻听此言,关横微微一愕,老猴和犟驼也都刹住脚步,脸上出现了几分不情愿。

    看到它们俩跟着凑热闹,关横气得哼了一声:“你们是罪魁祸首,不许抱怨,必须老老实实出力帮忙,要不然,小心本少爷的拳头!”

    闻听此言,二兽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猎獬又继续道:“虽说是四种材料,不过你放心找起来不算困难,而且东西在哪里,咱心里都有数,跟着我走就行了。”

    “好吧,那就靠你了。”关横微微一笑,立刻翻身骑上了犟驼,随即对老猴说:“注意跟上。”

    “叽叽。”听了他的话,这猢狲蔫头耷脑的答应了一声,就不敢再吱声了。

    少时片刻之后,猎獬把关横带到了“北黎山”附近,这里距离云蔼峰约莫七、八里地,也不算太远,大家要找的紫铜矿石在此处就能寻到。

    “北黎山这里栖息着一大群‘烂尾金貉’,待会看见的时候,别让那些恶心的东西近身,直接灭了它们就行。”

    “烂尾金貉?!”关横笑了一声:“以前倒是听过这种妖兽的名字,听你的口气,似乎很讨厌它们?”

    “那当然,这种肮脏东西从上古时代就存在,是著名的‘食腐妖兽’。”

    提起对方时,猎獬掩饰不住自己的厌恶情绪:“它们只吃死的东西,就算是抓住活物以后,也会将对方咬死以后搁置几天,直到腐烂散发出来恶臭,才吃下去。”

    闻听此言,关横都觉得有些反胃了,下意识嘀咕道:“照你这么说,真是恶心。”

    “没错,你知道这些金貉为啥号称烂尾吗?”

    猎獬继续开口:“因为这些家伙吃得臭肉实在太多,所以身上下也会逐渐产生影响,先从自己尾巴开始腐烂,直到遍布身,金貉也就差不多到死期了。”

    它的话刚说到这里,走在前方的白眉老猴赫然发出尖叫:“叽叽叽”

    “嗯?!前面草窠里有动静!”关横的话音甫落,倏地起脚踢飞一颗石子,“唰嗤!”此石瞬间挟风疾飙,狠狠扎进了草丛中。

    “嘭!”

    “嗷呜呜”击中物体的声音,夹杂着兽吼惨叫同时响起,紧接着,一只数尺长的烂尾金貉没头没脑的窜了出来。

    “原来真有这种畜生?!”隔着丈余远,关横就闻到对方身上那股极为恶心的臭味,便立刻对犟驼、老猴说:“你们俩谁上去,把那家伙解决掉。”

    闻听此言,二兽的脸色大变,它们俱都想:“老大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明知道对方恶臭难闻,自己不去,让我们来?”

    可关横的话就是命令,谁敢不听?没奈何,犟驼嘶吼一声,立刻迎上前去,“呼呼呼!”憋着一口气,它用前蹄接连踢出十余击,踹得那只倒霉金貉狂喷红雾,飞到半空的时候就已经骨断筋折了。

    “扑通!”妖兽残尸应声坠地,却吓得草窠里剩余的的几只烂尾金貉惨号连连,扭身就跑。

    “想走?就让本少爷做做好事,直接送你们上路吧。”

    他的话音甫落,倏地摘下似雪弓连出十余道灵气飞矢,每一击都将前方金貉躯体贯穿。

    对方死绝之后,关横一挥手:“走,继续前进。”

    ……

    另一边,北黎山的半山腰。

    有只十分壮硕的双尾金貉站在巨大岩石上摇头晃脑,对着自己的族群面前不断嚎叫:“嗷呜、嗷呜”

    看起来,这个家伙是想率领群兽,有什么大动作,可就在这么个时候,不远处齐人高的蒿草发出响声,紧接着窜出一只狼狈不堪的金貉。

    这家伙趔趔趄趄奔到岩石下方,而后对着双尾金貉发出哀鸣,那意思是说,山下来了不知名的强敌,已经有不少同族惨死在对方手下了。

    闻听此声,双尾金貉气得目眦欲裂,赫然长啸一声,下个瞬间,它纵落在地,就想冲下山去瞧瞧。

    “呦呵,你这是想去哪儿呀?”突然间,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正是带着犟驼、老猴慢悠悠上山的关横。

    “嗷嗷嗷”周围的烂尾金貉看到生人到来,一个个发出尖啸,按捺不住凶心大盛,俱都疾扑上前。

    见此情景,关横冷冷说了一句:“杀!”

    “叽叽叽!”他的话音甫落,白眉老猴倏地纵身迎去。

    “呼砰砰砰!”挟裹无匹火劲的重拳悍然狂轰直捣,那些炽热的力量劈空袭向金貉,甚至不容对方欺近老猴周身数尺之内,可见它也是极为厌恶对方散发的臭味。

    “咣!噗!”数只金貉暴喷红雾倒飞出去,坠地时躯体迸碎,眼见就不能活了。

    “呜呜呜……”原本气势汹汹的金貉见到同伴死得凄惨无比,登时被骇得浑身抖如筛糠,一个个忍不住向后退去。

    关横此时戮指对方的首领双尾金貉说道:“畜生,本少爷本来不屑和你们这些渣滓动手,只想上山找点东西,既然你们自己急着送死,好啊,我成你们。”

    “嗷呜!!”闻听此言,嘶吼咆哮的双尾金貉气得目眦欲裂,不过这家伙狡猾多端,早就把面前的处境琢磨清楚了,讲打,自己的族群倾巢而上也拼不过人家,事到如今,还是尽早开溜保命要紧。

    打定了主意,这个家伙倏地翻身纵上旁边巨大岩石,紧接着昂首长啸,命令所有的烂尾金貉豁出命进攻,一定要拦住关横的去路。

    首领的命令,就算是不想听,也无法抗拒,无可奈何之下,这群畜生便发了疯似的嚎叫着疾涌过来。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eeo.com  攀枝花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