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司考 >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最新章节_ 第六千八百六十一章 奇迹!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易湿不由得苦笑了一番,易湿心里确实担心得不行,他也想要守住洞口确定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显然,老孙头明显不会给他这样的一个机会。

    “好吧。”易湿只能答应了下来,看了一眼冰棺之后,易湿便再次望向老孙头。“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现在就可以。”

    老孙头似乎已经完成了准备中的最后一道工序,将自己肩膀上的布袋一摊,里面竟然是长长短短的各种银针。

    老孙头直接上前,看了看冰棺,随后便对着易湿开口道:“将棺盖揭开,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准备正式开始了。”

    易湿此时怀着激动又紧张的神情,毕竟这对易湿来说是最重要的时刻,而这样的一个时刻马上就要到来,易湿又怎么可能会淡定得了?

    我也上前搭了把手,小心翼翼的将冰棺的盖子揭开了,而我也能够更加清晰的看清楚这位躺在冰棺中的师娘所长的模样。

    我当然是很希望她能够醒过来的,虽然我并不知道我今天到底能不能够派得上如果羊角风频繁的发作,会不会受到很多的伤害?用场,不过我也会努力的。

    嗖!

    此时的老孙头一挥手,老孙头袖子里便射出一道肉眼难见的银线,而这道银线精准的搭在了棺中女人的右手手腕之上,甚至还绕了一圈。

    老孙头闭着眼静静的感受着,而我与易湿也赶紧屏住了呼吸,想看看这个老孙头把脉能够把出个什么样的结果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孙头这才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我赶紧开口询问道,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表现得好像比易湿还要紧张,易湿都还没有开口呢,我倒是率先开口了。

    当然了,易湿也同样朝着老孙头投出了期待与紧张的目光。

    老孙头看了我与易湿一眼,迟疑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缓缓开口道:“脉搏跟死人没有任何差别,并没有任何动静。”

    听到老孙头的话,我与易湿的脸色都不由得同时发生了变化。

    难道……她现在已经没有救了?

    还没有等我们开口呢,此时的老孙头便再次说道:“你们紧张什么?这是最基本的结果,毕竟她已经冷藏北京儿童癫痫病医院了这么久,要是还能够有明显的生命症状那还需要等待三十年的时间?而且这一点不应该是由我来确定,而是让这小子来确定,我可确定不了她现在是什么状况。”

    老孙头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特意的指了指我,我与易湿这才反应了过来,我不由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就连易湿也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的拳头,刚才这个老头子的反应真可谓是足够吓唬人。

    “那你弄得还跟真的似的?我还以为……”我没好气的开口道,不过我也没有将话说完,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出来。

    老孙头再次嘿嘿笑了起来,随后便继续对着我说道:“老头子我可不会太玄针法,这一点还得靠你来,你会太玄针法,想要知道她现在还是不是拥有着生命症状以及她现在的状况也只有你才能够探知得了。”

    “太玄针法还有这种效果呢?”我诧异的看了老孙头一眼,我怎么感觉这个老头子了解太玄针法比我还深?

    “我可不知道。”老孙头摆了摆手。“我只是猜测的而已,毕竟我又不会太玄针法,除非你什么时候给我研究研究。”

    面对老孙头的疯狂暗示,我哪能听不明白这个老家伙所表达的意思?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吝啬之人,摆了摆手开口道:“如果您老人家真有能力将运城羊羔疯治疗的费用师娘救活过来的话,我将太玄针法针谱交给你一览也不是什么很难做到的事情。”

    听到我的话,老孙头不由得眼前一亮,随后便再次嘿嘿笑了起来,挽了挽自己的袖子继续开口道:“看来今天老头子我不努力都不行了。对了!你来试试看,看能不能够从太玄针法之中得出什么结论来。”

    我点了点头,此时需要我我当然得站出来。

    我从老孙头的布袋之中挑出一根合适的银针,随后便找准位置直接扎入了棺中女人心口上方位置的一个穴道,而老孙头与易湿也仔细盯着我的动作。

    易湿在意的是我能够得出什么样的结论,而老孙头就不同了,他想要观看观看传说中的太玄针法到底神奇在什么地方。

    然而太玄针法要是能够从外表上看出来的话,那就不能够被称之为古今第一奇针了。

    我以内力细细的灌入了银针之中,以气运针!

    这是想要学会太玄针法最基本的要素,光是这一点估计都足够难倒一大片人了。

    毫无疑问,对着一具尸体使用太玄针法我是得不到任何反馈的,因为对方毫无生命特征,而太玄针法则是能够轻易的进入被施针者的思想之中,我甚至也在想着想要用太玄针法确定棺延安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中女人是否还存在生命特征,不就是运用了太玄针法的这一特性吗?

    如果我能够得到明显的反馈,这就代表着棺中女人是具有思想的,也就代表着她还存在着生命特征,反之则是没有了任何救援的必要。

    这一点我也是从赵琳身上摸索出来的,这才是太玄针法最大的特性。

    然而让我感觉到意外的是,我从棺中女人身上竟然没有能够得到一丁点的反馈,就如同我将银针扎入的是一具死人的身体之中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棺中的这个女人确实早就死了?

    此时的我心中有些慌乱,如果真是这样的结果,我很难想象易湿会有着什么样的反应。

    然而该有的反馈却一直没有出现,这似乎证实了我刚才的这个猜想!棺中的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早已经死亡了!

    就在我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我手中银针针尖微微颤动,随后一大股来自他人的思想直接从银针灌入了我的脑海之中,这个突然产生的现象几乎将我给吓了一跳。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eeo.com  攀枝花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